只是临走之时看她的脸上似乎颇有不甘牧师弟,她

 只是临走之时看她的脸上似乎颇有不甘

 牧师弟,她说的未来夫君是什么意思?

 东牧摸了摸鼻子,有些局促道:君师妹就是那个性格,喜欢捉弄人,再加上我当时嘴贱了一下,就一直被嘲笑

 陆璃点了点头,脸上看不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

 我们去寺后看看吧

 为了让气氛不再尴尬,东牧连忙提议,经过这几日的相处,他能看得出来,陆璃是一个很‘正’的人,一心向道,道心坚定

 她对自己这种嘴贱行为肯定是不喜的,大概碍于情面才没有说出口来罢了

 跟陆璃在一起,他总会觉得有压力

 两位施主,前方禁行

 二人打算到寺后看看,结果被一老和尚给拦住了

 大师,后面为什么不允许外人进啊?

 东牧观察了下这位老和尚,太阳穴外突,双眼虽然看起来有些浑浊,但是眼底却藏着一丝精光,动作虽然有些缓慢,但是却很稳,手中抓着一只扫把扫着地上的落叶

 本寺规矩,老僧不便对外人解释,二位施主就不要为难老僧了

 老和尚这话说得可怜兮兮的,东牧也不好再问,而且之前君婉儿所说的扮演还在他的脑海里转悠,强闯也不符合一名正道侠客的作风

 既然如此,我二人这便离去,打扰您了

 老僧对着他们一笑,低下头继续扫地

 此路不通,二人只能走出寺庙,饶了一个小圈,从侧面爬上了名寺山的另一侧

 从这里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后寺的建筑,在一片低矮的僧房中央,一座十丈高的宝塔杵在那,宝塔表面看起来灰扑扑的,好像用泥巴糊起来的似的

 在这宝塔的顶端,正对着大雄宝殿的方向安置着一枚泛黄的铜镜

 那是昊天镜吗?

 不知道,不过很有可能陆璃摇了摇头,她也没见过昊天镜到底长啥样

 魔龙门的行动定在晚上,于是二人便随意找个了地方打起了坐

 这种枯坐东牧自然是坐不住的,于是给自己贴了张隐匿符,盘腿坐着就睡着了

 牧师弟,牧师弟?

 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东牧耳边响起,让他一下子打个激灵睁开眼睛

 太阳西斜,陆璃此时已经结束了修炼,看着东牧的目中颇有赞赏:牧师弟修炼真是刻苦啊

 咳咳,师姐谬赞了,对了,这个给你,贴身放好就行,能够阻挡元婴期修士的神识查探,现在大家都是炼气期,除了有什么特殊方法以外,应该不会被人发现

 东牧递出一张隐匿符,陆璃直接贴身放好

 除了之前偷袭击杀的那两名弟子以外,袭击陆璃的那人身上的储物袋也被硬塞给了东牧,所以他手里还有一张隐匿符可以留作应急

 悠扬的钟声从寺庙内传出,这是闭寺钟,告诉尚未离开的香客要关门了

(责任编辑: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pishroweb.com/toukui/2021/0114/4112.html

上一篇:然后,帝王应天如遭重击,全身上下不断逬出鲜血,直接成了血

下一篇:城中的守军早早在秦州守将的安排下出城迎接当日宋

相关阅读

留下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